从日本经验谈东方教育思维 也能造就诺贝尔奖得主

2020-06-17 11:44:35 来源:K荟生活505人评论

每年10月份起,伴随着一丝秋意,年度科学盛事诺贝尔奖的得奖名单陆续揭晓。每年的此时是《科学月刊》编辑部最忙的时候,为了让读者对年度诺贝尔奖得奖者及其研究有更深入浅出的了解,在得奖名单公布之际,科 月编辑部便会邀请国内相关领域专家撰文,汇集于12月号的「诺贝尔奖」专辑,以飨大众。这是一个需要与时间赛跑的工作。同样地,今(2018)年这项专辑的筹划 工作也正紧锣密鼓地执行当中,请大家拭目以待。

近年来,日本籍科学家在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(简称医 学奖)有相当的斩获。在2012年以前,原本只有1次医 学奖获奖纪录的日本,近 7 年来却有高达4 次的获奖纪录,分别是2012年的山中伸弥(iPSCs干细胞)、2015 年的大村智(蛔虫的治疗)、2016 年的大隅典良(细胞 的自噬机制)以及2018 年的本庶佑(发现免疫细胞的 负回馈机制併用于癌症的治疗),弥补了原先日本在生医奖项上得奖数偏低的遗憾。直至目前为止,日本籍科 学家总共获得了23次诺贝尔奖科学类奖项的殊荣,包括 11 次的物理奖项、7 次的化学奖项与5 次的医学奖项。 从世界的角度来看,日本籍科学家的整体表现也相当亮 眼,除却美国(333次)、英国(104次)、德国(90次) 及法国(37次),目前暂居排行榜的第5名。

日本人是怎样办到的?传统上我们会认为,东西方教育理念的不同造就日后在科学表现上的差异;西方的教育讲究顺势而为,鼓励孩子探索自己喜欢的事物,东方式的教育则以集体式管理为主,强调规矩以及潜移默化的 形塑个人未来应有的社会规範,在此笔者并无意评论2 种制度的孰优孰劣。只不过,东方式教育发展于极致的日本,其实在科学上的表现也能同样的杰出,令笔者想要了解一下其中的道理。台湾的教育体制其实受日式教育影响极深,早年笔者于国、高中阶段经历的髮禁及联考制度,均为日式教育的翻版。在日籍科学家发光发热之时,台湾能否也能有相对的优异表现?这是笔者想要探讨的主题。笔者虽未亲身经历日式体制,但周边不乏有于日本进行科学研究工作经验的朋友,一阵闲聊之下归纳些许关键,在此野人献曝,跟各位读者分享。
科学学习的氛围
相较于台湾,日本人对科学学习是比较热衷的。这点可以从台湾的科学启蒙书籍大多从日文书籍翻译而来,可以见微知着。学术奖项的取得其实有点类似于参加国际上的体育竞赛,虽说最终荣耀归于一人,事实上背后还涉及许多无名英雄的付出。以生物医学相关的研究为例,实验室研究人员的研究素质、诚信与对研究计画的执行效率,攸关最后学术成果发表的品质及其对科学社群的影响力。实验计画主持人即便有着无与伦比的聪慧智力,缺乏强而有力的专业团队,透过实验验证理论基础也是枉然。团队人力的培养有赖社会氛围的支持,有如日本职棒市场的雄厚能量来自于全民棒球运动的基础。如果说大家对于基础科学研究兴趣缺缺,自然缺乏这种推升的动能引领科学研究超凡入圣。

阅读习惯锻鍊独立思考的能力
相较于台湾,日本人的阅读习惯是好很多的。这点可从两地出版业的荣枯略知一二。阅读习惯为什幺会跟科学能力有关联呢?......

最新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