挫折都是对未来的祝福

2020-07-11 22:02:32 来源:W好生活625人评论

挫折都是对未来的祝福

挫折是对未来的祝福

不论在感情、朋友或工作上,有能力处理挫折,实在是一种褔气!

当有人问起「成功的条件是什幺」,如果你的答案之中有一个是「有效率处理挫折」,那幺,我大概可以判断,你未来一定会成功。因为,一个人就算真的很能干、很有才华、很有学问、很努力,可是经不起挫折,那幺但愿他一辈子都不要遭逢挫折,否则,他很可能会一败涂地。

我一九四○年出生,那时候,中日战争已经开打两、三年,紧接着,一九四六年,国共战争又开始。我爸爸在空军服务,我们跟着他到处奔波,光是小学我就大概念了十个。来台湾后,一九五○年代初期,我们住在眷村,房子是竹子搭的,一到下雨天,屋内滴滴答答,冬天则是寒风呼呼,睡觉时,几个兄弟总要挤在一起,互相取暖。

可能因为如此,我们兄弟的生存能力特别强,每个人在人生路上都曾遭逢低潮、都跌到谷底过,但最后又自己站起来。

人生中的第一个失败

我要上初中时,刚好遇上第一届初中联考。由于不知道那是一试定终生的考试,爸妈也没管我,我自己一个人去考场考试,第一个交卷,然后到植物园打黑轮吃,过了中午再回来考;结果当然名落孙山。后来,我一个人摸着找路,到当时仍然偏远的树林、文山等地,去考独立招生的学校,还是没有考取。

最后,我进了农校,以前叫「台北市立农校」,一所没有人要念的学校。

忽然间,我变成一个没有人要的小孩,在家里抬不起头来。亲戚朋友问我念什幺学校,家人都不好意思讲,因为哥哥念附中,很优秀,跟他比起来,我实在差得很远。

一个十二岁的小孩遭遇这样的挫败,心情是很恐怖的,特别是,一场考试竟然这幺重要,我本来完全没有概念。这不像一场车祸或金钱损失,过去就没事了;而是一个人的性格跟自信,从此完全改变。

挫折是必经的历程

农校毕业,根本不可能考取高中,只能跑到桃园再念个农校高中,好不容易念完高一,却功课不好被留级,爸爸觉得这是奇耻大辱:「这怎幺可以!」于是我又转考军校,不是因为投笔从戎、爱国情操这类崇高理想,真的是因为念不下去,无路可走。

当时的军人没什幺社会地位,由于待遇太低、好像看不到未来,女生如果要找男朋友,都会希望男生「做什幺都可以,只要不是军人就好」。对年轻人来说,这是很大的打击。很多人面临这种情况,这辈子大概就这样混下去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幺,我从来没有灰心气馁的感觉。

我只是觉得,遭遇挫折是必然的,就像人生也有四季,成功、挫折,春天、冬天,其实都一样要过。这已经内化成我的一种思想,一种生命观。

颱风水灾成为一线生机

刚开始筹备台湾卡内基训练时,我听了别人的建议,决定採用英文教学,有几个原因:第一,外商公司预算多,比较有能力购买这个训练;第二个原因则是,训练内容和教材数量这幺多,翻译起来是很浩大的工程。

卡内基训练总公司知道,各加盟区在初创业时经济比较拮据,因此他们有个通融的做法:成立之初前三个月订购的教科书、手册等,费用可以延到三个月后再付。我心想,反正不必马上付钱,就先订了许多教材,从美国用海运寄回来,省一点运费。没想到,就在等报关的那几天,一九八七年十月下旬,琳恩颱风来袭,报关行来电说,松山淹大水,我们所有的东西,统统泡汤了。

创业之初,我满怀希望,向弟弟、妹妹借了三百万,却遇到这种事,简直是晴天霹雳;我更担心会拖垮支持我的人。但是,我没有沮丧或抱怨,就像是本能反应一样,马上着手另起炉灶。

再订购教材旷日费时,我一不做二不休,开始把教材翻译成中文。从手册开始,将其中的动作和练习,改成台湾惯用的例子,另外有些则是由我口述,儿子帮忙整理。我绞尽脑汁,在办公室里像个疯子一样,自己演练、自己修改。

没想到,改用中文上课,让卡内基训练在台湾很快被接受。我们的业绩成长迅速,没多久就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加盟区。颱风水灾,反而成为我的一个转机。

一时的挫折,其实像是对未来的祝福。

如果我考取附中或建中,又顺利考取台大或成大,也许我这辈子的快乐、成就、知名度,还不到今天的一半或十分之一。我大概出国读书拿到学位,然后开始工作,这辈子就这幺没没无名,完全是另一个黑幼龙了。

从挫败中学到的经验最实用

最近与光启社的丁松筠神父聚餐。他提到当年每次和我一起谈到与电视台提案遭拒的经验。他说我常会正向的说,这次我们的收穫是学到了……,我感到很有意思,想不到我的正向态度一直保持着,而且连神父也觉得不容易。

很多人遇到困难时,把挫折感放大了。我建议各位朋友,把每次挫败的经验当成很好的收穫,因为,没有任何一种教训比从挫败中学到的更深刻、更实用。从书本、从长辈那里学到的,可能只是理论,然而在挫败中得到的智慧,却是你亲身的体验。

几年前,我参加一场由医生组成的交响乐团演奏会。坐在台下,看着这些医生身穿黑礼服、神情优雅地拉着小提琴、大提琴,我不禁开始想像,这些人生长在跟我完全不同的家庭与时代,他们的父母多幺爱护他们、保护他们,每个人都进医学院,而且有兴致和余裕玩乐器、组乐团。

他们的人生一路走来都这幺顺利。我想起自己小时候,跟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,内心的感触很深。

但是,如果生命中有灾难来了,我的态度一定会跟那些医生音乐家不一样,因为我身经百战,面对挑战时,会有很直接的反应。这些拉小提琴的医生们有点像温室里面长大的孩子,需要花费更多力量才能处理困境,而像我这种在动荡、贫困中长大的人,比较容易接受困境,也比较坚强独立,就算失败了,也不至于马上被打倒。

有一年,我们帮上海商业银行办训练,各分行的经理都来参加。在分享个人经验时,不少人提到他们的过去、就读过的学校,以及他们在台大、成大的校园生活。这些人的年龄都跟我差不多,然而在青少年时,我和他们实在差很多,他们是天之骄子,考取第一流的学校,是一般人眼中最棒的人。很难想像,几十年以后,他们竟然坐在教室里听我上课,成为我的学生。我一点自鸣得意的念头都没有,甚至有点觉得造化弄人,但我不禁想到,如果我没有从挫折中站起来,这一切就会截然不同了。

有一次我听到一个笑话说,我们的社会也需要一些考不取大学的人,因为这样大学毕业的人才有工作。

今天不如意的人,不要太难过。没有人知道未来的命运是什幺,只要抱着希望,也许现阶段你很羡慕的人,以后会为你工作或成为你的学生;这是作梦都无法预知的。

摘自《破局而出-15周年纪念版》

挫折都是对未来的祝福

Photo:David DeHetre, CC Licensed.

最新图文推荐